网站首页 | 简 介 | 动 态 信 息 | 研 究 资 讯 | 文 化 揽 胜 | 
  王涛发表论文《唐宋五台山旅游活动对寺院财产的影响》           ★★★
王涛发表论文《唐宋五台山旅游活动对寺院财产的影响》
[ 作者:王涛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325    更新时间:2016-5-13    文章录入:admin ]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摘要:唐宋五台山旅游活动的兴盛对寺院财产产生了深刻影响。大批来自国内外的僧尼、官员和普通民众通过捐施的方式,为五台山寺院带来了丰厚的经济收入。同时,寺院也因经营与旅游活动相关的业务获得了一定的财物。唐宋五台山寺院财产呈增加的态势,从经济层面反映出唐宋佛教的兴盛状况以及五台山所处的重要地位。

  关键词:唐宋;五台山;旅游活动;寺院财产

  中图分类号:B94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0-6176(2013)03-0034-04

  五台山在唐初被确立为文殊菩萨的道场,山内寺庙林立,佛塔众多,高僧辈出,唐文宗开成三年(838),著名文学家刘禹锡认为:“今天下学佛道者,多宗旨于五台,灵圣踪迹,往往而在,如吾党之依于丘门也。”说明唐时五台山是全国佛教的中心。北宋时,“五台山地位不次于东京(开封)的大相国寺,居于天台、峨嵋、庐山之上”,亦可谓盛极一时。繁荣的佛教文化,吸引了无数达官贵人、文人墨客、高僧大德以及善男信女的亲临。唐开元年间(713-741),“每年礼谒诸台,道俗强过一万”。唐文宗时,圆仁到解脱普通院,见到“巡礼五台山送供僧、尼、女人共一百余人,同在院宿”。这在当时可以说是一支庞大的旅游队伍。直到北宋后期,到五台山的旅游者还非常多,“常人游礼,解脱忘躯;禅客登临,群魔顿息”,五台山是僧俗共同向往的神圣之地。五台山旅游活动的兴盛势必对寺院财产产生深刻的影响。

  一、旅游活动对寺院财产收入的影响

  唐宋时期,五台山受到旅游活动影响,寺院财产收入呈增加的态势,其方式主要有两种:

  第一种方式为僧众的捐施收入。相当一批来五台山旅游的僧众,通过捐施财物的方式,表达自己对文殊菩萨的虔诚信仰。

  首先是僧尼的捐施。唐宋时期,来五台山旅游的僧尼人数众多,他们大部分都通过捐施财物来表达自己的佛教情怀。如来自定州(今河北定州)的慧祥与智正,唐高宗总章二年(669)四月在五台山旅游时,先后在中台和北台塔内安奉了三枚玉石舍利函。而来自汾州(今山西隰州)的义园在唐文宗开成五年(840)六月参观大华严寺、竹林寺、金阁寺七佛教诫院、大历灵境寺、大历法花寺时,送来了大量供养物。此外,唐宋时期随着文殊信仰向海外传播,五台山也吸引海外的僧人前来瞻礼,“他国远方,皆来奔凑”。他们的到来同样为寺院带来了一定数量的财产收入。如惠萼是日本僧人,他曾经三次上五台山,其中第二次是在唐武宗会昌五年(845),将橘皇后亲手制的绣文袈裟、宝幡、镜奁及供养费等施给五台山。北宋时日本僧人嘉因于宋太宗端拱元年(988)到五台山施财供养。再如高僧不空,是北天竺婆罗门人,唐代宗永泰二年(766),不空奏请修金阁寺,并推荐其弟子含光为使臣“回台恭修功德”,“令含光检校造前件寺(金阁寺)及普通供养处”。含光带领印度僧纯陀、道仙和法达到五台山修建寺院,五年后建成。到五台山旅游的国内外僧尼在主观上用捐施财物的方式表达自己宗教情感的同时,客观上为寺院带来大量的经济收入,这一点当是毋庸置疑的。

  其次是官员的捐施。到五台山旅游的官员也是寺院财产的重要捐施者,如(内侍黄门)金守珍,武则天长安二年(702),“到山供养”。开元二十三年(735),代州都督王嗣,在游览清凉山各寺院时,欲饭千僧。贞元四年(788),并州节度使马遂、代州都督王朝光“各遣使赉供施至山”。在封建社会,官员无论在经济实力还是社会影响等方面都相对较强,因此,他们的捐施具有更大的示范作用,带动各界僧众捐财捐物,直接增加了五台山寺院的财产。

  再次是民众的捐施。普通群众中也有相当一部分人受佛教思想的影响,相信因果轮回之说,他们对佛教圣地充满了崇敬和向往,他们到五台山或是为了瞻礼文殊菩萨,或是为了寄托自己的心愿,到五台山后参观诸寺院,游览诸台。在这个过程中,也为五台山寺院带来了一定的收入。如恒州(今山西大同)百姓50多人,常带着花香珍味来到五台山,奉献文殊师利菩萨,年年无替。又舍珍财,选地建寺。再如安州(今河北定州)人张氏,在元丰甲子(1084)来游五台山,以钱百万奉曼殊室利。唐宋时期,随着民众生活水平的提升以及佛教世俗化程度的加深,普通百姓通过给寺院捐施财物表达自己的宗教信仰已成为一种必然。

  第二种方式为寺院的经营性收入。唐宋时期,商品经济的发展也波及到了寺院,由于到山旅游的人数众多,五台山寺庙相应地开展一些盈利性业务以获取利润。如道义禅师,在唐开元二十四年(736)游五台山,后“归清凉寺,取所寄衣衾”。这说明寺庙经营着类似现在“小件寄存”的业务,从中获取相应报酬。此外,贷款业也已成为寺院的经济来源之一,“宋淳祐八年(1248),制师颜颐仲祷雨有应,施钱二万,米五十石,置长生库,免租役”。甚至更有一些僧人通过出售旅游纪念品的方式赚取钱财,如大中祥符六年(1013),知天雄军府周起上奏说:“五台山僧镂木饰金为冠,设释迦等像,诳民求钱。自今此类,请行禁止。”真宗“从之”。五台山僧的做法是造旅游纪念品,并以此吸引游客,从而赚取游客的钱财。这里已反映出旅游活动在寺院经济收入中的意义了。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唐宋时期五台山旅游活动不仅极大地增加了寺院的捐施收入,而且寺院还能从与旅游活动相关的业务中获得一定利润。因此,唐宋时期五台山旅游活动的兴盛,直接推动了寺院财产收入的增加。

  二、旅游活动对寺院财产分配的影响

  在唐宋商品经济发展的背景下,五台山旅游活动也影响到了寺院财产的分配。

  唐以前,寺院财产在分配上主要属于集体,很少有向僧尼个人分配的记载。唐后期以来,这种情况开始有所转变。随着唐宋五台山旅游活动的兴盛,到山的僧众或将大量财物通过多种方式捐施给个人,或者僧尼直接侵吞寺院财产,致使僧尼个人蓄积财产的情况非常普遍,如“頵讲《华严》大经,由是日有千僧,斋供丰腆,帑藏充溢”。再如“唐北台后黑山寺僧人法爱,充寺监二十余年。以招提僧物,广置南原之田”,最后将其资产“遗厥徒明诲”。僧人的私有财产,还会通过其它支出途径表现出来,如智颓有钱后“遇有余资,随施贫病”。窥基则是“常月造弥勒像一躯。”僧取性道,是“乡川供施,无不乐输。”即乡人给他的捐施,他基本上都送给了别人。   在僧人普遍蓄积私有财产的氛围中,一部分僧人成为当时的道德楷模,如“铨律和尚,本代地土居人也……蔬食不过中,弊衣才蔽体,不贮粒粟,不畜褛帛,可谓清苦高行僧也”。吉祥寺的离尘和尚,因“不剃度,不分炊,不私蓄,不别众”,被认为是“皆知有清凉桥丛林者,代不乏人尔”。还有如“唐沙门释昙韵……住木瓜寺二十余年,单居悟道,然处以瓦窑,服唯败衲,地铺草褥,更无荐席,一器一食一受一味,清真简励,盖难拟也”。说明唐宋时期五台山寺院在财产分配方面确实打破了集体共享的局面,僧尼个人贫富不均的情况已经很明显了。

  唐宋时期,受旅游活动兴盛的影响,五台山寺院财产开始分化为集体财产与僧尼个人财产两部分,而且僧尼个人财产呈逐步壮大的迹象,这种壮大是以蚕食和瓦解寺院集体财产为前提的,也即原本全部属于寺院的集体财产开始大量向僧尼个人流动。这种分配方式绝不是寺院的主动选择,而是一种由于外部环境变化而不得已的被动承受,这种分配方式不仅对寺院经济自身的发展影响重大,使得很多寺院集体性花费如庙宇修建等需要仰赖僧尼个人,而且对佛教的整体走向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其世俗化已成为不可避免的发展趋势。

  三、旅游活动对寺院财产支出的影响

  唐宋时期大批僧众到五台山旅游,在增加寺院及僧尼个人财产的同时,寺院为接待游客,也需要付出一定的人力物力。大体来说,寺院财产的支出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其一,游客食宿接待费

  唐宋时期,五台山因山势陡峭,气候严寒,给前来旅游的人带来了极大的不便。朝山者能否在旅途中得到必要的食宿成为他们是否能顺利上山的重要条件,五台山主要通过设立普通院来解决这一问题。院里“常有饭粥,不论僧俗来集,便僧(房)宿。有饭即与,无饭不与,不妨僧俗赴宿”。虽然普通院仅仅为游客提供简单的休息场所和饭食,但因游客众多,普通院数量庞大,这也成为五台山寺院重要的财产支出之一。有关唐宋时期五台山普通院的记载,以日僧圆仁《入唐求法巡礼行记》所载最为详尽。书中所记载的普通院,共有22座,这个数量,仅是圆仁经过的五台山诸多进山道中其中一条的记载。而事实上,通往五台山的道路四通八达。因此,我们可以断定,在其他进山途中,必定还有不少这样的普通院。到宋代,普通院在五台山数量依然不少,如《大宋僧史略》卷上,“创造伽蓝”条中第六种为普通院,下面的注释为“现五台山有多所”。

  如果说“普通院”是固定提供食宿场所的话,那么,五台山还有很多临时为游客提供食宿的场所,如“中台南三十里,在山之麓有通衢,乃登台者常游此路也。旁有石室三间,内有释迦、文殊、普贤等像。又有房宇、厨帐、器物存焉,拟登台道俗往来休憩”。虽然各个寺庙因为经济实力的不同,对来往五台山的游客接待能力各不相同,但都构成了寺院财产支出的重要组成部分。

  其二,旅游资源开发投资费

  寺院为接待大批旅游者,另一个开支项目就是旅游资源的开发投资。首先是对寺院庙宇的修建。唐宋时期,五台山庙宇的建设往往花费巨大,如唐代宗大历二年(767),“造金阁寺于五台山,铸铜涂金为瓦,所费巨亿”。以铜为建筑材料,所费可想而知。此外,庙宇修缮对寺院来说也需投人大量人力物力,如“中台上有旧石精舍一所,大乘基以咸亨四年与白黑五百余人往而修焉”。再如“大孚灵鹫寺之北,有小峰……乃缮治堂宇,募工仪形”。这一时期五台山有些寺庙修建时,到异地求购精良的建筑材料,如法华院在建造时,“远自易州,千里求采玉石”。这样花费的资金应是更大。此外,寺院佛像等的修建,如宋哲宗绍圣五年(1098),僧省瑞召集群众同力修营,于定州黄山雕造到玉石释迦、文殊、普贤等像,共12尊,运到中台的大殿。显然,寺院在修建庙宇时需要有一定数量的财物开支。

  此外,便是举办佛事活动。大批到五台山的旅游者,很多是为表达自己心中的佛教情节,因此举办佛事活动便成为寺院的另一项重要财产支出,现以斋会为例进行说明。唐代五台山的斋会有百僧斋、七百五十僧斋、千僧斋、万僧斋、降诞斋等。据圆仁《入唐求法巡礼行记》所载,四月二十九日圆仁到五台山后见到“停点普通院设百僧斋;”五月五日“竹林寺中有七百五十僧斋;”六月八日敕使在大华严寺“设斋,供一千僧;”六月十一日“今上德阳日,敕于五台诸寺设降诞斋”。斋会持续的天数有多有少,一般为一天,也有的为七天。斋会的举办部分为私人出资,但其中寺院也需在场地、场景布置等方面花费部分钱财。圆仁看到的如此大规模的斋会,定会吸引大批虔诚的旅游者慕名而来,但其中寺院的花费也定然不菲,随着旅游活动的兴盛,寺院举办的斋会也相对增多,这无疑增加了寺院的财产支出。

  以上从经济视角探讨了旅游活动对唐宋五台山寺院的影响,从中可以看出,旅游活动影响了寺院的财产支出,游客的接待和旅游资源的开发是寺院财产支出的重要内容。与此同时,旅游活动也给寺院带来了更多的收益,不仅能从旅游者那里得到捐施收入,而且还能从与旅游活动相关的业务中获得利润。因此,旅游活动的兴衰,或者说游客的众寡,直接影响到了唐宋五台山寺院的财产状况。总的来看,由于旅游活动的兴盛,寺院的财产支出增加了,但投资基本上都得到了回报,因为游客的大量捐施,反过来进一步增加了寺院的公私财产。寺院财产总体上呈增加的态势,这与唐宋时期佛教发展的兴盛状况以及五台山所处的重要位置相吻合。

   上一篇文章: 闫培哲发表论文《五台山研究信息化的探索与思考》
 下一篇文章: 代训锋发表论文《会通于“善”的佛儒》
建议在1024*768分辨率下浏览本站